向松祚:外币利率市场化扩至全国风险可控

2014-07-15 15:47:36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导读】上海全市试行小额外币利率市场化半月有余,政策实施后挂牌利率平稳、没有发生大规模外币存款搬家,市场运行平稳有序。

  央广网财经北京7月15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上海放开外币利率市场化后会怎样?利率会发生大幅波动吗?自从6月27日央行上海总部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的改革试点,由上海自贸试验区扩大到上海市以后,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昨天,央行上海总部的表态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从两周来的监测情况来看,政策实施后市场运行平稳有序,具体表现在挂牌利率保持平稳、实际定价基本持平、存款规模稳中有升、议价门槛显著下降。央行上海总部表示,外币利率市场化改革试点从自贸试验区推广到上海市,推进情况符合预期,渐进式的改革节奏能够在有序引导金融创新的同时较好地缓释金融风险。

  在上海市全面放开小额外币利率上限,这是第一项走出自贸试验区、推广复制到区外的金融改革政策,意味着存款利率市场化又有新的突破,这也对商业银行如何稳步提升市场竞争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关于上海全面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先来看一组数据。截至5月底,上海地区外币存款余额767亿美元,其中小额外币存款占26.4%,而5月末全国外币存款余额高达5658亿美元。也就是说,上海地区小额外币存款只占到全国外币存款的3%左右。体量小,意味着这部分资金利率上限放开,对外币存款利息的影响不会太大。因此,全面放开小额外币利率上限后市场没有出现大的波动,是很多专家意料之中的事情,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也持这种观点。

  郭田勇:这应当是在我们预料之内的。首先,银行外币存贷款总量相对于人民币来说是一个非常小的量,而且从居民和企业来看,把外币存到银行去,本身也并不是为了获利。所以相对来讲,把外币利率放开以后,它的这种风险,或者说它引起的波动它也会比较少。从未来来看,我们不排除比如说我们国内出现一些经济问题,人民币如果出现贬值的话,可能会导致居民外币持有偏好增强,进而导致外币存款急剧上升的情况。但由于在我们国内,人民币是唯一合法流通的货币,外币还不具有这种功能,所以如果外币存款利率放开,整体来讲我对它的风险没有太大的担心。

  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放开,被看作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的一次预演。小额外币存款利率,相当于通往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路上的最后一道屏障。拆除这道屏障,我们离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就更近了一步。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非常看重小额外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的经验对人民币利率市场化的意义。

  郭田勇:银行业总的存款中超过90%的都是本币存款,所以我们一旦放开的话,有可能带来的一些不确定性程度就比外币要高。另外,特别是对一些中低收入者而言,存款中获利益的动机是比较强的,很多百姓说,我把钱存到银行里,我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回报,所以他们把利率看的很重。如果我们不慎重的话,比如说直接把本币放开,那就容易出现有些银行给出的利率比另外一家银行高,就可能导致存款搬家等情况,风险是比较大的。

  外币放开能够为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积累一些经验。未来在本币的放开中,我们还有一些制度性配套工作需要做,比如说我们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要有一些好的退出机制,还需要银行进一步提高风险定价和内部管理的水平。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就此事发表观点和看法。

  经济之声:外币利率市场化扩围,这是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推进,经济主体在本外币存款资产之间的选择就会更加市场化。过去的两周内,外币利率市场化在上海推行后,市场运行比较平稳,这项制度未来还会不会向更大的范围内扩展?如果扩围到更多地方,风险会不会增大?应该如何防范?

  向松祚:外币利率市场化扩展到全国,我认为风险也是可控的。因为我们国家利率市场化很久以前定的原则就是,先企业后居民,先长期后短期,先外币后本币。

  利率市场化,如果把存款利率放开,存款是不是会出现大幅波动,它取决于几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取决于资金整个供求的量。总体上外币占全国存款比例非常小,由于外币在中国无法成为一个流通的货币,实际上企业对外币贷款的需求尽管这些年增长比较快,但它的总额或者余额占总贷款的余额也是非常小的。实际上存款利率的市场化是要受贷款利率来拉动的,如果贷款的需求非常旺盛,当然存款利率也要跟着上升。

  第二个因素是我们国家主要的大行过去已经实现了跨区域、跨行的开户,如果你想追逐利差的话,以前就有这个条件,所以存款利率放开以后,特别是外币的存款利率放开以后,不会出现存款大幅度的搬家。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所谓的银行和企业和个人之间谈判定价。以前外币存款300万美元以上实际上已经是一种谈判定价或者市场化定价,这一次放开是小额,在全国可能占的量不到20%,所以我觉得实际上现在条件已经成熟,可以把外币的存款利率市场化,特别是小额推广到全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经济之声:这一步的运行之后,对于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有什么推动作用?

  向松祚:人民币存款利率的市场化就很复杂了,因为人民币存款利率牵涉到很多因素,一个是大银行和小银行,一个是欠发达地区和发达地区。

  如果存款利率完全市场化以后,肯定会出现两个趋势,一个是存款有可能会从中小银行向大银行搬家,因为很多储户可能会担心,如果存款利率市场化以后,随着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是不是中小银行有可能会破产。但这个担心从经验看起来,似乎没有这么严重。第二个,资金链使用往往是在新兴城市,它的收益可能比较好,或者比较容易使用出去,实际上有很多金融机构愿意从比较欠发达地区,特别是三农地区把资金吸收进来,存款吸收进来,然后用到中心城市。如果存款利率市场化以后,确实会出现这样一些动向。

  未来面向存款利率市场化,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更主要的是要采取风险定价的模式。利率的本质实际上是一个风险,不同的风险水平当然有不同价格。存款也要根据不同产品,实施不同的定价。风险定价的模式现在在我国家还没有建立起来,这方面需要更加完善。此外,要创新产品,根据不同产品来实施不同的定价。特别是我们现在强调金融要为三农、小微企业服务,为实体经济服务,在存款利率市场化以后,确实会出现存款搬家的趋势,这就需要从机制上进行一些改革,比如说必须要求中小银行不能在全国设很多的分支机构,在当地的商业银行、农商银就只能服务当。迫使这些金融机构把精力用在本地,为本地服务,而不要完全追求做大做强,做成权威的金融机构。

相关热词搜索:外币 利率 风险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