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空姐工作:香港要求学咏春拳

2014-07-15 16:40:58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

  空姐传

  空姐作为一种职业,已经出现84年了。

  去年全球航空业的客运量超过30亿人次,这意味着:一年内有超过30亿人次接受过空姐的服务。

  如何定义空姐职业?高大上。如何定义空姐职能?航空公司形象代言人、飞行安全维护员、机舱设备操作管理员、旅客生命安全指导员、旅客心理疏导员、免税商品销售员、空中服务员。

  万千美丽女孩憧憬成为其中一员,但空姐的职业冲突无所不在:既要小腿滑溜,又要干活麻溜;既要端庄大方,又要做小服低;既要有花瓶的外在,又要有专业人士的内在。

  空姐吃着青春饭,未恋未婚的也有把“Coffee or Tea orMilk?”改成“Coffee or Tea or Me?”式的私下玩笑和自嘲;这种玩笑与她们的制服诱惑一起,常常令她们成为男性的性幻想对象。航空史上的确有过空姐“性感即卖座”的口号,但今天的空姐甚至在学习咏春拳了。

  你也许因经常出差自诩为空中飞人,但空姐才是真正的空中飞人。她们见过的头等舱、商务舱、经济舱的故事,她们经历过的飞机晚点、飞行事故、特殊乘客,都比你多。

  铁打的飞机流水的空姐,最好的空姐不会对你说“Coffee or Teaor Me?”,她只会是你在飞行旅程中最好的旅伴。

  今天,全球的空姐还在努力工作,为航空公司从运载的每位旅客身上,赚到那33元钱。

  世界上最高、最美、最性感的职业

  空姐传

  文/陈旧

  这个行业最风光时,她们是真正的天之骄女,比明星更像明星;这个行业最低迷时,她们是飞得最高的蓝领女工,越飞越空。

  当机场越建越多、飞机越来越大、飞行越来越触足可及的时候,我们悲哀地发现,空姐——这个曾是世界上最令男人向往、女人羡慕的职业——越来越不美了。

  这个职业最风光时,她们比明星更像明星,与“天之骄女”、“白富美”、“空中爱美神”联系在一起;这个职业最低迷时,她们是飞得最高的蓝领女工,越飞越空,与“代购”、“丑闻”、“潜规则”等词联系在一起。

  空姐,即空中小姐,又名空中乘务员、空中服务员,民用航空飞机上某类职业的简称,世界上第一名空中服务员出现在1923年,英国人,男性,杰克·辛德逊,可惜一年后即空难殉职。世界上第一名空姐是美国人艾伦·丘奇,她本是一名护士,被美国联合航空雇佣在飞机上照顾乘客。

  因早期航空科技落后,机舱狭窄,航线都以空邮、观光或军用为主,即使能够载客,亦只能仅仅数人,而且当时飞行舒适度十分恶劣,十人九晕机乃至呕吐,空服人员必须有相当的卫生护理技能,美不美倒在其次。

  二战至1958年,民用航空发展进入快车道。1958年,喷气式客机进入民用航空领域,标志着民航进入全球化时期。但当时最先进的波音707客机,尚不能长距离飞行。直至1970年波音747宽体客机投入使用之前,飞行都是极其昂贵极其奢侈的行为。根据当时一名美国人的回忆,那时坐飞机远不止旅行那么简单,它是将人们带至另一层次世界的一扇门,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另一阶层的生活——当然,那是个属于王室贵族、亿万富翁与电影明星的神秘阶层。影星琼·科林斯就常这样,早上在伦敦做好头发,仍然来得及赶到纽约吃顿早餐(两地有五小时时差)。

  贵族阶层瓦解了,但贵族的排场做派却一丁点都不能少。乘客若穿着或举止不当,会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

  美剧《广告狂人》里有不少当时人乘坐飞机的镜头,机舱里烟雾缭绕,空姐如模特般穿梭,香槟鱼子酱近乎无限量供应,简直是个飞行中的伦敦Mayfair俱乐部,穿着体面的麦迪逊大道广告精英Don Draper与性感空姐有一搭没一搭地调情,前几季空姐身穿米色长裙套装,搭配圆筒形帽子和蜜桃色丝巾,几年之后,空姐的制服变成了两色迷你裙。这是当时飞行的真实写照。那时航空公司的口号是“性感即卖座”,1958年某美国航空公司招聘空姐,100人只有3至5人能够受聘,而当时哈佛大学录取比率尚有15%,那是空姐的黄金时代,也是空姐美与性感的最高潮。

  在当时的中国,飞行更是极少数人的特权,要开单位介绍信才能买到机票。从1975年开始,乘坐中国民航国际航班的旅客,都可免费无限量供应茅台。

  大型客机的广泛使用,让平价飞行成为可能。廉价航空的问世,更让飞行变得触手可及。

  美国西南航空公司是廉价航空模式鼻祖,1971年创立,自1973年开始每年赢利,被誉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航空公司”。它的宗旨很简单,只提供旅客所希望的最基本需求:低票价、可靠安全、高频度和顺便的航班、舒适客舱、旅行经历、一流的常旅客项目、顺利的候机楼登机流程、以及友善的客户服务。在这种宗旨之下,空姐是否年轻美貌,实在不太紧要。

  坦白说,这些廉价航空飞行体验并不好:机场偏远,市区到机场交通费有时比机票更贵;飞机小,座位窄,登机牌不设座位,先到先坐,欧洲最大航空公司——瑞安甚至打算开卖站票;托运行李收费,人工值机收费,选前排座位收费,餐食收费,有些上厕所都要收费;空姐大多如烧糊了的卷子,有些妆都不化,卖完餐食卖咖啡,卖完手伴卖免税品,还兼顾着兑换外币,的确是个体力活。

  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空姐,光年轻貌美是远远不够的。

  空服人员的首要职能其实是维护飞行安全,其次才是照料乘客。一些不安全地带航空公司的空姐都必须经受严格的飞行安全及急救训练,香港航空要求空姐学习咏春拳,阿联酋航空则要求空姐学习格斗,至少能制服一名醉汉,新疆航空也曾发生过空姐制服劫机歹徒的新闻。当然,这样的场景正常人都不希望遇到。

  除偶发紧急情况外,空姐基本以服务生面目出现:如餐饮的准备与供应,机上娱乐系统的管理、免税商品的贩售以及协助旅客在机舱内舒适搭乘等。服务难度不大,但因为场地特殊,体力需求很大,需要久站,更需时常适应时差,机舱因气压低,远比陆地干燥,空姐又常需化浓妆,不少空姐都会皮肤受损与经期混乱。更有传言,空姐因长期受高空辐射,要想像正常人一样健康地生儿育女,起码要停飞并在陆地生活一年以上。

  一个正常早九点起飞的航班,可能早6点,甚至更早,空姐们就要起床、梳头、化妆、着装、赶路。到机场后还要开航前会,获知要客名单等。当你登机时看到笑容可掬、彬彬有礼的空姐时,她们可能已提前工作了两小时。如果遇到航空管制、非正常天气或突发情况,她们还要安抚暴躁的乘客。一些长途航线还好,空姐们还有交替休息的机会,一些航程在两小时之内的短途航班,除起降外,空姐们几乎没有坐下休息的时间。

  空姐是航空公司的活招牌,所以航空公司格外珍视空姐的整体形象。空姐职业的一大规范就是不能吐槽乘客,但这并不代表她们无槽可吐。在空姐网及大大小小BBS或微信群中,她们吐槽难缠乘客、不靠谱的地勤与霸道机长,也抱怨越来越累的飞行与越飞越空的职业前程。

  国内空姐尤其如此,国外尚可有“空婶”、“空妈”、“空奶奶”,国内空姐依然是最仰仗青春的职业。

  高空上,机舱中,密闭空间内,飞行在未知国度或化外之境,一位年轻性感的空姐主动提出:“Coffee,Tea or Me?”,这是男人性幻想的最高境界。

  航空业专家、香港“东方航讯”杂志首席记者汤姆·巴兰坦说,并没有直接证据显示美女有助提升航空业务,空姐的美无法计量,无法用货币尺度衡量她们的外貌能为航空公司带来收益。况且美的定义千差万别,

  民间总结,国航爱国字脸,东航喜瓜子脸,海航爱圆脸,南航喜干练型,厦航喜长脸,祥鹏则爱巴掌脸,但无论何种脸型,起码在中国,空姐依然是最美的职业之一。

  每个正常男人都做过关于空姐的梦。《重庆森林》里王家卫假梁朝伟之口道出男性心声:“每一架飞机上面,一定有一位空中小姐是你想泡的。”

  一项英国调查表明,英国男士的最佳性幻想对象排名依次为护士、女佣、空姐(40%)。据日本社会文化研究者调查,在鼎盛时期,与空姐相关的AV作品占到同类影片的1/5,助推了日本男性针对空姐的性幻想。一项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与香港空中服务员工会联盟的调查发现,有27%受访空中服务员表示曾于过去一年内工作时遭遇性骚扰,近四成人身体被碰触。

  性心理学家分析,制服常代表一种秩序与权威,而男性总渴望挑战权威,颠覆秩序。不少日本男性认为,日本空姐代表了日本女性的美好品质,即“温柔和服从”。

  空姐的制服诱惑被引入到其他服务业,如高铁中的“高姐”,最初也以模仿空姐为卖点。江苏淮安一座医院的护士也穿上了空姐制服,为患者服务。但空姐的美、高端大气上档次,依然无可取代。

  高空上,机舱中,密闭空间内,飞行在未知国度或化外之境,一位年轻性感的空姐主动提出:“Coffee,Tea or Me?”,这是男人性幻想的最高境界。

  维珍航空老板理查·布兰森曾拍过一部电视真人秀《飞行女郎》,主角是同住在加州的五名空姐,真人秀的广告语就是追随空姐“周游各个迷人城市,寻找开心时刻、精彩的派对、历险和爱情”。这些貌美性感的单身女郎,唯一的工作似乎“就是让双腿保持滑溜”,她们在飞机上不仅被乘客们调戏,也主动俘获喜欢的“空中男友”,好让漫长旅程不那么沉闷。她们会给“空中男友”送额外饮品,获邀下机后去豪宅参加派对。

  尤其是两舱,更是欲望的集散地与交易场。有人说,这中华领土、领空上,除了人民大会堂,两舱该是单位空间里含金量最高的吧?

  柳德米拉·普京,俄罗斯前第一夫人,被誉为世界上最成功的空姐——她就是在飞机上认识普京的。导演李安也是在飞机上发掘赵文瑄的。邓文迪也是在头等舱里“邂逅”默多克的。

  如果空姐们能畅所欲言,她们告知你真正的头等舱故事会比一切小说都精彩得多。天涯上常有匿名空姐爆料,未可全信,但不可不信。

  一位有了私人飞机的煤老板出行依然喜欢头等舱:“公务舱里那么多人上飞机时一个个看到我坐在头等舱里,多少羡慕的目光啊!坐私人飞机在机场登机的时候别人看不见,在天上飞别人也看不见。”

  一位年轻上海女孩,每月某个周末,必花半月工资,乘搭上海至北京往返,多次偶遇之后,终于嫁得一个常坐头等舱的丈夫,毕竟,要想出现在有钱人的生活里,你得先出现在有钱人出现的地方。

  这方面,头等舱空姐拥有先天优势。如《嫁个有钱人》里郑秀文般费尽心思装扮富家女去头等舱邂逅,搞不好还会碰上任贤齐那样的穷骗子。有人抱怨现在的空姐没以前漂亮,有人说,那是因为漂亮空姐都嫁富豪去了。空姐和嫁给头等舱的前空姐,区别在于,前者服务于很多富豪,而后者只服务于一个富豪。


\

  空姐传

  那些关于飞行的幻想

  文/李国庆

  飞行、空姐,以及性,是人生不可放弃的三个G点。

  最近我在微信群跟姑娘们套磁的时候,最喜欢发的一个表情,是一个“浑身汗毛姿势猥琐露出J点作跳跃状的全裸麻甩大叔”,经典的不是图片,而是图上的一句话,“我要飞得更高”!

  非常刻奇。如果用这个图当成汪峰同名专辑的封面,估计他就能上头条了。相比起“我要摔得更惨”,“我要飞得更高”大概是人类的共同性高潮,虚无缥缈更加接近自由,如果再插上一对麻辣鸡翅还可以假扮临时工天使——人人都有一颗想飞的心,无奈现实生活如此苦逼,只有梦想以及美好的性幻想才可以拯救碎了一地的节操。

  “现实就象一把枷锁/把我困住无法挣脱/这迷样的生活锋利如刀/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的更高/飞的更高”, 汪峰的鸡汤歌词写得如此真实、治愈又励志,虽然离摇滚还有一个说唱rap的距离。

  飞行日与夜

  飞行是件美好的事。所以天使会有一对翅膀,而地狱里的恶魔最多有两只獠牙。

  美丽、奇妙、速度、幻灭、性感、穿越……可以有很多词来描述飞行,但最精准的一定是“幻想”。

  飞行的旅程,是最适合幻想的旅程。各种幻想其实从机场已经开始,一如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的小书《机场里的小旅行》,等待起飞前的诸多不适,一再delay延误的焦虑,甚至开始担心邻座是位洒了太多古龙水的美国肥仔,当然,最幸运的莫过于隔邻是位如花美少女吧。

  白昼与黑夜,都可以飞行。但对我来说,白昼的飞行太过真实,与尘世没有明显的割离,多了一点浪漫,少了一份幻想。外面飘过的云,远方飞机划过的弧线,下面如棋盘似的楼宇,一切看上去都很美,但更像是在美丽半空的片刻旅行。

  黑夜的飞行,才最美妙。窗外没有风景,只有漫长的黑幕,偶尔出现的孤独星星,时间被静止,忽然感觉脑洞大开,很多被藏在角落的人和事一一出现,像3D电影一样被重播,思考屡屡被搁置的灿烂人生规划,很多无解的难题一一解开。当飞行遇上云层,忽上忽下的急坠引发了无力感的蔓延,很多人会在这一刻开始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如果生命就在这一刻终结,算是最美的结局吗?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出现,这一刻会不会是虫洞打开,要开始一场星际旅行。而我要去的世界,是小虎队的砂丘魔堡,荒漠般的星球塔图因,还是重回以肥为美的盛世唐朝。

  ——通常正在纠结的时候,就会被空姐送餐的声音惊醒。

  空姐幻想纪

  有一本书叫《17个改变世界的人》,其中就有十四个超级富豪酷爱飞行。说是飞行,其实是一种冒险。

  上帝在造人时,应该是不小心多打了一管荷尔蒙鸡血,所以有种叫“探险”的基因一直激励人类前进。飞,飞行,飞离地球。曾经是不真实的梦想,现在已经变成了现实,只要你有钱,随时随地都可以“在云端”。

  扯到飞行,不能不提空姐。在我那资讯还不发达的童年时代,空姐就是魂牵梦萦的“女神”代名词,嗯,别误会,那时候还不知道苍井空,“空姐”是正牌空中服务员,很有档次,那时候飞机还是高级货,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是领导才能坐,想买机票还得有单位介绍信。所以,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空姐只存在于想象,以及江湖上经久不灭的传说:身高都在一米八零以上,年龄在二十岁以下,面容姣好超过当红电影明星,说话比邓丽君更加甜美天籁……据说,跟旧时林少爷选妃或现时选世界小姐一样,能当上空姐的都得过五关宰六妹,即使身体各项指标完全符合,还有最后一关“政审”大BOSS在等待。总之,当年我们对于女人的所有美好想象,都集中在空姐身上。所以,后来第一次坐飞机,见到了真实的空姐,心理落差还是蛮大的,小心灵很受伤,除了她们比较懂得化妆,服务态度比较好,以及裹得很紧的制服比较诱惑,跟邻家的凤姐其实也没太大差别。

  人类对于飞行,用既爱又恨既刺激又禅意来形容应该是贴切的,看看艺文界教父村上春树《在罗得岛上空》的一段文字,“飞机引擎死火后,四下鸦雀无声,惟有风声微微传来耳畔。那是个晴好的秋日午后,万里无云,整个世界一览无余。粗粗拉拉的山峦曲线、一颗颗松树、点点分布白色房舍就在眼下舒展着。爱琴海在远处闪着亮光。我在那上面漂浮着、彷徨着。一切都呈现出虚拟的美,静悄悄的,远在天涯海角。就好像原来把所有东西捆在一起的带子因为什么而解开滑落一样。”然后,村上春树想到了死亡,自己变得透明,失去肉体,只有五感留下。

  就像女人一定会喜欢《壮志凌云》里的飞行员汤姆·克鲁斯,其实我们对空姐的那点兴趣,说白了还是对于飞行的兴趣——悬浮在半空,飞机的轰鸣声中,两边是棉花糖一般的云朵飘飘,天际线比海岸线还悠长,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脱离地心引力,超越国界与法外之境,看天地悠悠,想人生无常,空中的刺激还包括飞行对生命的漠视,即使你不是在MH370航班,你也会感觉到生命已经不再由你掌控,于是,唯一能让你兴奋的事,莫过于各种幻想,而恰好出现在眼前的空姐成就了你的性幻想启示录。

  天空撸管俱乐部

  即使你不明白为什么撸管会叫“打飞机”,你只需知道,英国人说高空性爱是人生最想体验事情之第一位。

  如果你恰巧是位精虫上脑的“意淫犯”,那么空姐也许会成为你高空性爱之幻想对象NO.1。嗯,在各种好莱坞大片里,你一定经常见到这样的镜头,男主角与女主角在飞机上偶遇,直接在半空的洗手间就纠缠在一起。

  如果你愿意百度搜索一下“在飞机上的洗手间做爱”,会看到各种奇葩的新闻,在一部叫《狂蟒之灾》的电影里面有这样的场面,在现在的飞机上可行吗?最佳答案是:“在国际航班还是可行的,但是国内航班的洗手间普遍太小,不好操作。”更多的新闻包括“夫妇在飞机厕所做爱被发现”,“英国夫妇飞机厕所内做爱迫降客机”,但是最有趣的还是“英国著名男星疑与澳航空姐飞机厕所内性爱”,明星与空姐加上高空性爱,绝对是可以产生无数娱乐头条的新闻。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真的有这种服务,据说澳大利亚有一个空中性爱俱乐部,会员都有在高空做爱的经验……英超“波霸”乔丹等著名女士,也都非常喜欢这种“带我飞入云端的感觉”,于是,总是在超前营销的英国维珍要玩夫妻包厢,在飞机上安装双人床及避孕套自动售货机。

  别以为在空中做爱的欢愉完全来自幻想,有砖家给了专业的解读,在海拔高的地方男人比较容易成为“硬汉”,而且比较持久,呵呵,你造吗?大概这才是爽到飞的关键吧。

  AV的天空

  如果不是预算太高,相信AV界一定会大举杀入天空,在各种飞机各种高度各种情境下造爱。但是生活很残酷,AV片商的预算有限,最多是搞几位女优在酒店里扮空姐搞制服派对——幸亏,还有大导演与大电影的存在,他们彻底模糊了大片与AV的界限,以更加文艺的方法来表现AV的天空。

  阿莫多瓦的电影《空乘情人》,因为飞机故障等待迫降,高空上演了一场性与死亡交织的戏码,空姐们努力要做的事,是让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用疯狂的淫乱忘记死亡!

  而另一部最近超爆的《华尔街之狼》,其中最奢靡的一段,应该是Belfort与模特儿结婚前夕,决定举办一个单身汉派对(Bachelor's Party)。他包了一架飞机,飞往拉斯维加斯,机上除了公司的员工外,还有多名妓女,接下来的画面已经超越现实,肉色生色的情欲大战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各位看官欲知详情,请自行下载。

  网上有个热贴,楼主郑重分析了航空产业的未来,结论就是未来的空姐需要提供裸服(裸体服务),才能吸引并留住更多客源。其实,航空公司也知道乘客的性幻想,新西兰航空公司为了让乘客更加认真地观看机内安全须知,便出了大招,让片中出现的驾驶员、空姐,全身皆裸,借以人体彩绘的形象登场,画上各种制服出镜,让想象更加接近真实。

  而另外一则新闻,也同样吸引眼球,西班牙一航空公司因为破产,几位美女空姐没有领到工资,于是她们裸体拍月历讨薪,绝对是超现实的摄影艺术。

  太空性才是未来戏码

  嗯,当普通的飞行成为常态,当国际航班上的空嫂变成菜场大妈,让你对于空姐的“性幻想”彻底萎缩之后,我们是不是可以扩大视野,抬高眼界,直接报名上太空,只要你愿意付几千万美刀,便可以享受宇航员的失重高潮。且慢,当你享受的失重的快感之后,下一步应该是要发展太空情色三部曲了:恋爱、亲吻与性爱——“酱油励志哥”乔治·克鲁尼的《地球引力》好评如潮,如果没有女博士桑德拉那一段文艺又刺激的克鲁尼梦境回归,imdb或豆瓣的评分都可能要下滑几个点。

  目前的现状是,在太空完成性生活,对于宇航员来说还只是一个梦想,虽然美国国家太空协会女作家劳拉·伍得曼西在新书中《太空性爱》预测,在十年内太空性爱就将成为现实。但坊间砖家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比如在失重状态下的动作障碍、性活动中分泌的爱液,都是太空性爱的大难题。“在太空失重状态下,男宇航员想对女宇航员表示亲昵,比如轻触一下,后者会立即被弹得远远的,至于亲吻、拥抱等动作更是困难。此外,精液会成点滴状,如何让它呈喷洒状与卵子结合并受精,也值得研究。”

  可是对于勇猛又好色的人类来说,探险难道不是永恒的追求?!没有困难创造困难都要上,何况是太空做爱这样励志又改变未来的大件事,想一想那情境已经是血脉贲张——即便是永远存在于想象也没有关系,就像男人喜欢充气娃娃,更多的是一种完美想象。而想象是构成性欲的根基,只有幻想才会完全没有缺陷,彻底脱离低级无趣的现实生活。

  飞行、空姐,以及性,是人生不可放弃的三个G点。

相关热词搜索:香港 空姐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